e药经理人:悦康掘金新赛道-欧洲杯决赛预测

e药经理人:悦康掘金新赛道-欧洲杯决赛预测

2021-11-30 e药经理人

在阳光明媚的秋日清晨,悦康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悦康”)总部门口绿茵茵的大草坪上,总会迎来成群喜鹊,上下翻飞,觅食嬉戏。


悦康这两年,确实频频有喜事发生。


2020年底登陆科创板,正式成为一家公众公司。

悦康医药正式登陆科创板


悦康医药正式登陆科创板2021年初,收购天龙药业,全面切入核酸药物研发领域,为其后的创新转型锚定了方向。


2021年,悦康还迎来她成立的20周年。 20年来,悦康在一块十亩半的白地上,以生产抗生素起家,在政策与市场引导下,从仿制到仿创,再到如今布局核酸药物,探索原始创新。


20年来,悦康发展的每一步,几乎都踏准了政策节奏,并在持续不断的行业剧变中,夯实自身实力,成功激活企业生命力,为接下来的每一步转型提升,凝聚资源,磨炼团队,储备资金基础。如今,20岁正青春的悦康,登陆科创板后,资本加持下,由行业披荆斩棘30年的舵手于伟仕带领,信心满满地奔向以新药研发为核心战略的新征程。


时间已经到了。


当创新药企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开始虹吸大部分资本、市场的关注时,当集采常态化,仿制药企主打单品营收开始大幅缩减时,当所有的政策出发点都在鼓励创新时,都不断向所有药企发出信号:不创新,没出路!


但对于众多如悦康一样的企业,从中国仿制药时代走来,靠着自身产品、生产、销售等环节的特有竞争力搏得一份市场地位后,该如何在眼花缭乱的创新赛道中,选出适合自己的方向,是此时必须要去回答的问题。

悦康给出的答案是布局核酸药物的研发创新。


2021年2月7日,悦康宣布,拟以自有资金2100万元收购天龙药业原股东持有的天龙药业100%股权。悦康凭借此举,全面切入核酸药物研发领域。


天龙药业是国内较早从事核酸药物的研究与开发的企业之一,其化药1类新药ct102是我国首个完全自主研发的反义核酸(aso)药物,用于原发性肝细胞癌的治疗。2018年3月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下发的《药物临床试验批件》。


从公司上市,到宣布完成并购,悦康只用了不到100天。这个看似迅速的决定,其实悦康已经为此做足了准备。


悦康人清楚,创新赛道的选择将直接决定悦康未来生命力的延续。但是,作为一家在不少人印象里为“仿创结合”的传统化药企业,为何坚定的选择了核酸药物研发这一当红赛道?从多位悦康人的回答来看,这是一项充分行业尽职调查后自然的选择。


对于传统药企而言,创新转型势在必行,而生物制药是必然的考虑范畴,在此预判的指引下,悦康需要做的就是从中选出最适合自己的技术方向。


悦康对目前备受关注的技术做了系统调研,他们认为当下单抗、双抗、adc领域市场竞争格局明晰,悦康此时再做布局,已经不具备先发优势。再从治疗角度来看,单抗、双抗、adc等技术从疾病治疗角度看,患者获益主要体现在生存周期的延长,离治愈疾病的目标仍有距离。


为此,悦康将目光聚焦到了核酸药物上。据知情人士透露,悦康此时进军核酸药物研发,时机合适,且有能力位列第一梯级。


核酸药物是由人工合成的具有疾病治疗功能的dna或rna片段,能够直接作用于致病靶基因或致病靶mrna,在基因水平上发挥治疗疾病的作用。与传统小分子药物和抗体药物相比,核酸药物可从根源上调控致病基因的表达,具有“治标治本”的特点。


当前业内研究的重点为小核酸药物。狭义的小核酸是指小干扰 rna(sirna),而广义的小核酸则包括小干扰 rna(sirna)、反义寡核苷酸(aso)、信使 rna(mrna)、核酸适配体(aptamer)等。全球范围内,主要的小核酸药物类别是aso、sirna、mrna和 aptamer。


资料显示,自1998年第一个反义核酸药物(aso药物)福米韦生钠(fomivirsen sodium)上市以来,目前有八种aso药物已获得监管机构的市场许可上市销售。中国银河证券研究院统计显示,全球超过20 余款 sirna药物、50 余款 aso 药物处于临床研究阶段,治疗领域覆盖中枢神经系统、心血管、抗感染和抗肿瘤等。而mrna疫苗在新冠疫情下的出色表现,使得这条“冷落”了多年的赛道顿时火起来。


小核酸药物被业内视为有望成为小分子与单抗之后的第三大类药物。小核酸药物使药物靶点扩大至蛋白质上游,能特异性上调或下调靶基因表达,适应症范围广,应用潜力大,未来有望作为企业的基础研发技术平台而进入多种适应证领域。事实上,不管是moderna还是biontech,都是将其mrna作为底层技术拓展到疫苗之外的药物研发中。


从国内外市场来看,我国仅有一款进口小核酸药物上市,即ionis和渤健合作研发的诺西那生钠注射(nusinersen)。而国际上已上市的核酸药物的主要适应症多为罕见病,患者群体数量有限,核酸药物销售额还未出现爆发式增长。根据evaluate pharma和 bcg分析,2024 年全球小核酸市场规模将达到86亿美元。


悦康药业集团副总经理兼药物研究院院长宋更申分析认为,当下小核酸药物研发过程中最大的难题,是避免快速被降解并精准进入靶向细胞发挥治疗功能。但随着新技术的发展,部分难题已经有较好的解决办法,其中化学修饰和递送系统技术的突破,进一步促进了核酸药物的产业化进程。悦康收购的天龙药业,是国内最早一批开展反义核酸药物研发的公司,创立伊始就专注于反义核酸创新药物的研发与产业化,还拥有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批复的核酸药物领域首个核酸药物国家地方联合工程研究中心。天龙药业与军事医学科学院放射与辐射医学研究所产学研合作,军事科学院教授王升启为其首席科学家。悦康借助ct102项目切入核酸药物研发之后,将核酸药物研发作为一种基础技术,向既有的抗肿瘤、抗病毒、降血脂等优势疾病领域延伸、拓展。


01已经准备好了


当目标已定,剩下的就是迈开步子快干、俯下身子实干。


2021年3月4日,悦康核酸药物“注 射用ct102”治疗原发性肝细胞癌i期临床试验正式启动。


悦康医药核酸药物注射用ct102启动仪式悦康以出人意料的速度行动起来。


启动i期临床6个月后,悦康便发布公告,将斥资1.8亿元超募资金建立针对小核酸药物和mrna疫苗的核酸药物小试及中试平台项目。


“从8月底接到任务,仅用10多天就摸清需要采用何种设备,一个月内完成小试、中试平台设备招标,并开始建生产线”,悦康药业集团副总经理张将强调,“我们不是一个人在做事”,当任务来临,从车间主任到副总经理以上,大家会迅速拿出方案,与企业内外的专家团队、设计院、供应商一一对接、论证。“此次小试、中试车间均采购国际顶尖设备,符合gmp标准要求”。


悦康人已经习惯了随时接受新任务,并全力以赴。“在悦康一年抵得过其它企业四五年的收获。”张将说道。


与其他公司多年只固定生产少数产品不同,悦康几乎每年都有新产品上市。20年来,仅北京工厂的产品品规已经从个位数拓展到200多个。这些持续不断的变化,让悦康人一直处于迅速学习、不断适应新环境、新要求的工作状态。


并且,悦康70%以上的中高层人员都是工作10年以上的老将,他们一起摸爬滚打,“训练了迅速捕捉、分析信息的能力和决策能力,都成为了特种兵”,他们“稳定、团结、目标一致”,是公司的中坚力量。如今,从立项、采购设备、研发到生产、销售,悦康已经形成一套运转良好、成熟的体系,一旦大家接到新要求,团队便能快速渗透,各个部门相互衔接,迅速完成任务。


在确定进军核酸药物研发之前,悦康药业集团董事长于伟仕已带领团队探索了许久,多次前往杭州、苏州交流,并实时向专家顾问团队探讨项目的可行性。“之前已经务虚了很多,当目标确定之后,大家便能迅速上手。”张将介绍道。


目前对于ct102项目的临床进展,于伟仕认为,仍有加速的可能,“试想一款生物药快速启动i期临床意味着什么?但是这与我的预期仍有差距,我希望再快一点,再快一点。”


于伟仕已开始为悦康核酸药物研发的未来奔波。他积极与北京、杭州、安徽、吉林等地的高校进行产学研合作,为悦康未来的新技术和人才引进觅得先机。就在10月18日,悦康生物医药(合肥)创新中心正式成立,悦康开启了全面对接包括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在内的各高校和研究机构,在生物药、核酸原料药及制剂、高端化药领域展开深度合作。

悦康生物医药创新中心成立


02一步步闯出来


为什么悦康敢于进军核酸药物研发?


无论是宋更申还是张将,他们不约而同的将答案归结于悦康20年来的创新研发积累。


从加码工业生产到改良创新,从仿创结合到全面开启原创新药研发,创新已经成为悦康人的一种思维惯性。


例如,一粒二甲双胍药片,悦康的二甲双胍药片与原研相比,药片更小,外表更光滑。此前悦康生产的二甲双胍,是1g多的酒精制片,在生产过程中,一线员工发现每天耗费巨量的酒精,生产过程中不仅气味刺鼻,而且还容易导致患者过敏,有较大的安全隐患,于是自然产生了对产品进行工艺革新的想法。“其实就是10年、20年做一件事情,量变引起的质变,类似的小革新事件都可以编辑成册。”张将说道。


这一工艺革新案例的成功,也离不开悦康高端药用辅料研发技术的加持。宋更申介绍,新型药用辅料是决定新制剂技术的关键因素,“关键辅料可能比api(原料药)更为重要”。


悦康的改良型二甲双胍片之所以表面更光滑,且可以摒弃酒精制片的关键是,它采用了悦康自研的丙烯酸乙酯-甲基丙烯酸甲酯共聚物水分散体这一高端药用辅料。该产品口服后,会以不变的分子形式迅速被人体排出,无刺激性和毒性,并且该产品以水分散体取代有机溶剂包衣液,使得生产过程更加安全。2021年1月,悦康研发的盐酸二甲双胍片口服降血糖药已通过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


据了解,悦康已有丙烯酸乙酯-甲基丙烯酸甲酯共聚物水分散体、季铵基甲基丙烯酸酯共聚物a型水分散体、季铵基甲基丙烯酸酯共聚物b型水分散体三种国内独家水分散体辅料产品。这些高端药用辅料研发技术平台,是悦康改良创新阶段重要的研发成绩。


此外,悦康还有缓控释制剂技术平台、药物晶型研究技术平台以及心脑血管注射剂精细化制备技术平台。这四大研究平台,为悦康在仿创结合时代的发展提供了必备的技术支撑。


宋更申透露,悦康目前正重点研究那些“卡脖子”的技术,以实现国产替代。其研发的注射用缓释微球技术就是其中之一。这一剂型产品的工艺难度较大,技术壁垒较高,价格昂贵,且多依赖于进口,国产化程度极低。悦康自主研发的“醋酸奥曲肽缓释微球及多肽缓释微球公用技术创新平台研究”已经入选国家科学技术部“十二五”国家科技重大专项。


据了解,悦康医药已累计承担国家重大新药创制、省级战略性新兴产业专项等省部级项目20项,设立了逾300人的药物研究院,与中国医学科学院、中山大学、中国药科大学等高校,以及张伯礼、陈可冀、王福生、韩德民等院士开展“产学研”合作。而这些都得益于20年来悦康的点滴积累。


03守好创新之基


如果说进军核酸药物研发是悦康为了谋求美好的未来,那么对既有产品的革新和适应症拓展,则让悦康更好地把握当下。


2021年10月10日,悦康重磅产品银杏叶提取物注射液(悦康通)迎来了它的大日子。这一天,银杏叶提取物注射液治疗耳鸣真实世界研究启动仪式在北京举行。此次真实世界研究样本量不少于6000例,参研中心达到300家,由韩德民院士亲自牵头,北京同仁医院为组长单位,解放军总医院、北京协和医院、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等权威医疗机构全面参与。


这一次,悦康将进一步拓展悦康通的临床范围,缓解大量耳鸣耳聋、晕眩等患者的临床需求,为临床医生提供更扎实的循证证据。作为悦康重磅药物,2020年银杏叶提取物注射液销售量达1亿支,同比增长51.30%。而此次真实世界的研究,毋庸置疑,将为该药物未来的市场空间提供更多发展可能。


悦康活心丸(浓缩丸),已经进行了近10年的临床再评价研究。据了解,悦康活心丸(浓缩丸)分别在国内名列前茅的临床研究中心医院安贞医院、西苑医院、阜外医院、长征医院完成了四项临床研究,其中有两项都是300例以上的双盲研究。


2020年悦康财报数据显示,悦康心脑血管类、糖尿病类收入大幅上升,这与悦康活心丸(浓缩丸)销量持续提升密切相关。据业内人士分析,悦康活心丸(浓缩丸)2021年销量有望实现翻倍增长。由于该产品在抢救、治疗、康复等不同阶段均有明显疗效,该产品在未来数年有望持续成长为年销售达40亿元左右的大品种。


于伟仕告诉《医药界》·e药经理人,接下来将继续加大对悦康活心丸((浓缩丸)研发力度,一定要把这款对患者有效、对社会有益的好产品,从“小学生”培养成“院士”。其言语中透露出,将悦康活心丸(浓缩丸)打造成中药大品种的信心。


不仅如此,悦康的1类新药“羟基红花黄色素 a”也启动了针对急性缺血性脑卒中的ⅲ期临床。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该药ⅲ期临床试验的dmc临床试验数据监查委员会主席由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名誉校长、中国中医科学院名誉院长张伯礼院士担任。悦康的抗肝炎病毒中药 5 类新药肝能滴丸的ⅲ期临床研究也在进行中。其化药1类新药枸橼酸爱地那非片(制剂及其原料药)已完成药品说明书的修订工作,正处于申报上市阶段。


如果说,此前受制于资金压力,悦康实行的是渐进式创新,那么在登陆科创板之后,悦康将大步地往前走,加快新药布局节奏。宋更申透露,其bd部门已经开始频繁物色项目,每两周会对项目进行筛选和梳理。数据显示,悦康的研发投入已大幅增加,今年上半年,悦康研发投入1亿元,同比增长75.17%。成绩亦是显而易见,2021年上半年,悦康获得4个新药注册证书,2个原料药注册批件,1个一致性评价补充批件,7个一致性评价品种在审评阶段。


悦康的领航者于伟仕,在历经医药行业的血雨腥风之后,已经适应悦康成为一家公众公司而被社会关注和讨论,他也理解了资本对一家医药公司的期待。


于伟仕透露,悦康正在升级企业“智囊团”,他们可以“不拘形式吸收创新产品”,这些产品“一定是定位于生物医药的创新产品,围绕治病救人,安全有效的,超越既有产品的创新药”。不仅如此,新的智囊团也能在战略层面,为悦康的产品销售、生产质量和欧洲杯决赛预测的文化打造献计献策。而这也意味着,这样的智囊团,将为悦康实现由内至外的全面创新加油。


上一篇: 下一篇:悦康二十载 升级再出发
x
官方微信